赤诚

速打4

森川绫:

Summary:告白/善丸


善子酱。她听见自己如是说。和我在一起吧。


津岛善子闻言霎时扭过头来,脸上飞着一点惊愕与红霞,眼里闪过明灭不定的光。


她知道花丸没有在开玩笑。善子酱,善子酱。花丸总是这样亲昵地喊她,上下唇轻轻的两次碰撞被她念得像是情人的耳语,咬字清晰而又模糊,含在唇齿间滚了一圈又一圈再裹挟着似乎连主人都未察觉的绵绵情意落下来,在她心上砸出一个又一个柔软的凹陷。


津岛善子伸出手揉乱了自己散开的碎发,耳根通红,讪讪道:“居然被你抢先了啊……太狡猾了……本来还准备给你一个惊喜的——”


轻飘飘扬起的尾音融化在了新年夜的钟声里。人群沸反盈天,漫天烟花撑起不夜的白昼,在此时此刻无数人的见证下,她们交换了第一个缱绻的吻。


速打4

森川绫:

Summary:告白/善丸


善子酱。她听见自己如是说。和我在一起吧。


津岛善子闻言霎时扭过头来,脸上飞着一点惊愕与红霞,眼里闪过明灭不定的光。


她知道花丸没有在开玩笑。善子酱,善子酱。花丸总是这样亲昵地喊她,上下唇轻轻的两次碰撞被她念得像是情人的耳语,咬字清晰而又模糊,含在唇齿间滚了一圈又一圈再裹挟着似乎连主人都未察觉的绵绵情意落下来,在她心上砸出一个又一个柔软的凹陷。


津岛善子伸出手揉乱了自己散开的碎发,耳根通红,讪讪道:“居然被你抢先了啊……太狡猾了……本来还准备给你一个惊喜的——”


轻飘飘扬起的尾音融化在了新年夜的钟声里。人群沸反盈天,漫天烟花撑起不夜的白昼,在此时此刻无数人的见证下,她们交换了第一个缱绻的吻。


速打4

森川绫:

Summary:告白/善丸


善子酱。她听见自己如是说。和我在一起吧。


津岛善子闻言霎时扭过头来,脸上飞着一点惊愕与红霞,眼里闪过明灭不定的光。


她知道花丸没有在开玩笑。善子酱,善子酱。花丸总是这样亲昵地喊她,上下唇轻轻的两次碰撞被她念得像是情人的耳语,咬字清晰而又模糊,含在唇齿间滚了一圈又一圈再裹挟着似乎连主人都未察觉的绵绵情意落下来,在她心上砸出一个又一个柔软的凹陷。


津岛善子伸出手揉乱了自己散开的碎发,耳根通红,讪讪道:“居然被你抢先了啊……太狡猾了……本来还准备给你一个惊喜的——”


轻飘飘扬起的尾音融化在了新年夜的钟声里。人群沸反盈天,漫天烟花撑起不夜的白昼,在此时此刻无数人的见证下,她们交换了第一个缱绻的吻。


速打4

森川绫:

Summary:告白/善丸





善子酱。她听见自己如是说。和我在一起吧。





津岛善子闻言霎时扭过头来,脸上飞着一点惊愕与红霞,眼里闪过明灭不定的光。





她知道花丸没有在开玩笑。善子酱,善子酱。花丸总是这样亲昵地喊她,上下唇轻轻的两次碰撞被她念得像是情人的耳语,咬字清晰而又模糊,含在唇齿间滚了一圈又一圈再裹挟着似乎连主人都未察觉的绵绵情意落下来,在她心上砸出一个又一个柔软的凹陷。





津岛善子伸出手揉乱了自己散开的碎发,耳根通红,讪讪道:“居然被你抢先了啊……太狡猾了……本来还准备给你一个惊喜的——”





轻飘飘扬起的尾音融化在了新年夜的钟声里。人群沸反盈天,漫天烟花撑起不夜的白昼,在此时此刻无数人的见证下,她们交换了第一个缱绻的吻。







随笔4

池溱:

Summary:告白/善丸


善子酱。她听见自己如是说。和我在一起吧。


津岛善子闻言霎时扭过头来,脸上飞着一点惊愕与红霞,眼里闪过明灭不定的光。


她知道花丸没有在开玩笑。善子酱,善子酱。花丸总是这样亲昵地喊她,上下唇轻轻的两次碰撞被她念得像是情人的耳语,咬字清晰而又模糊,含在唇齿间滚了一圈又一圈再裹挟着似乎连主人都未察觉的绵绵情意落下来,在她心上砸出一个又一个柔软的凹陷。


津岛善子伸出手揉乱了自己散开的碎发,耳根通红,讪讪道:“居然被你抢先了啊……太狡猾了……本来还准备给你一个惊喜的——”


轻飘飘扬起的尾音融化在了新年夜的钟声里。人群沸反盈天,漫天烟花撑起不夜的白昼,在此时此刻无数人的见证下,她们交换了第一个缱绻的吻。


随笔4

池溱:

Summary:告白/善丸


善子酱。她听见自己如是说。和我在一起吧。


津岛善子闻言霎时扭过头来,脸上飞着一点惊愕与红霞,眼里闪过明灭不定的光。


她知道花丸没有在开玩笑。善子酱,善子酱。花丸总是这样亲昵地喊她,上下唇轻轻的两次碰撞被她念得像是情人的耳语,咬字清晰而又模糊,含在唇齿间滚了一圈又一圈再裹挟着似乎连主人都未察觉的绵绵情意落下来,在她心上砸出一个又一个柔软的凹陷。


津岛善子伸出手揉乱了自己散开的碎发,耳根通红,讪讪道:“居然被你抢先了啊……太狡猾了……本来还准备给你一个惊喜的——”


轻飘飘扬起的尾音融化在了新年夜的钟声里。人群沸反盈天,漫天烟花撑起不夜的白昼,在此时此刻无数人的见证下,她们交换了第一个缱绻的吻。


随笔4

池溱:

Summary:告白/善丸


善子酱。她听见自己如是说。和我在一起吧。


津岛善子闻言霎时扭过头来,脸上飞着一点惊愕与红霞,眼里闪过明灭不定的光。


她知道花丸没有在开玩笑。善子酱,善子酱。花丸总是这样亲昵地喊她,上下唇轻轻的两次碰撞被她念得像是情人的耳语,咬字清晰而又模糊,含在唇齿间滚了一圈又一圈再裹挟着似乎连主人都未察觉的绵绵情意落下来,在她心上砸出一个又一个柔软的凹陷。


津岛善子伸出手揉乱了自己散开的碎发,耳根通红,讪讪道:“居然被你抢先了啊……太狡猾了……本来还准备给你一个惊喜的——”


轻飘飘扬起的尾音融化在了新年夜的钟声里。人群沸反盈天,漫天烟花撑起不夜的白昼,在此时此刻无数人的见证下,她们交换了第一个缱绻的吻。


惊鸿

池溱:

文/yc



一.
  这光晃的人眼睛生疼。


  千歌敛眸,斜靠在桌边拨弄着留声机,细长鞋跟轻磕着节点,雪青色描金旗袍紧裹腰身,长腿半露,惹得舞池边男女不住的看去。


  夜上海的调子悠扬,一身酒气的男人贴近她身后,粗鲁的吻在她的耳廓。


  她翻起白眼,转身挂上一贯的笑,钻进男人怀中,哄着男人喝下一杯又一杯的酒,酒水打湿了她的衣襟,媚笑也转做了冷笑,男人冲她不满的挥手。


  “怎么?还想我伺候你?”她眉头轻挑,已是懒于伪态,“要不是老板说钱多我…”下半句还没说完,便听到舞池一顿喧杂。


  一个袄裙女子突兀的出现在西洋舞会上,冲身后的家丁指了指她的方向,带走了醉醺的男人。


  她抬眼望去。


  逆着光,女子和她差不多高,似是半分表情都无,藏青袄裙上斜绣了三两只银丝大雁,在水晶灯下隐隐生辉。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梨子。



二.
  梨子在这半大不小的城里可谓是个新奇,外乡人问起这个,说书人总爱提几句她家往事。


  说起梨子打小也是锦衣玉食的官宦之家,怎料这世道变得快,家道中落成这般,便靠着这几间小铺子养家,倒还真被这梨子的兄长给做起来了,只是可惜去的早,不然这家怎么轮得到一个女人当家做主。


  说书人说的兴起,摇着扇子,长辫随着他的动作左右晃动,语调起伏颇有耻笑的意味,一旁的公子哥连连附和,诉起求亲未果的羞耻。
 

  千歌把杯中浊茶饮尽,拿起手包离开茶馆,无论如何想不通自己为何不去赚钱而来这听这所谓的说书。


  街上正是人多的时候,身后的小媳妇瞧见她,凑在一起细细碎语,千歌回过头扫一眼,便都噤了声。


  她在这长街上越走越远。


  千歌勾起一缕濡湿的额发,挑到耳后,手习惯性的理到颈下,却触了个空,这才想起,自那天起,长发已成了时新的梨花卷。


  她怔愣片刻,收回手,招来车夫,还是笑得风情模样。


  黄包车晃晃悠悠到了巷子深处的小院,千歌下了车,不经意间,却瞟着一个不该出现在这的人。


  梨子。



三.
  “嗯?伤好了?不看曹雪芹先生的书了?”


  千歌抱胸靠在门上,清晨的阳光照着她小半张脸,没了矫揉妩媚的样子,落在眼里便只剩惊艳。


  不愧是有名的交际花。


  梨子心想着,面上却还是没什么表情,她收起手里的藤草,从竹椅上站起。


  “总得出来晒晒太阳。”简短的作答。


  千歌端着饭菜出来,放在院里的石桌上。


  “在这吃吧,懒得进去了,热的很。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她端起碗,咬着筷子问道。


  梨子在刚才的位置坐下,认真的吃起饭来,秉着食不语的礼仪,任千歌怎么问都不愿说话。被烦的厉害了,就放下碗不肯再吃,千歌顾及着她的伤,就只得罢休不再纠缠。


  梨子是千歌那天在小巷带回来的,梨子坐在墙角,月白上衣被血濡湿了半边,所幸都是皮外伤,最严重的伤也只是左肩一处。


  千歌问过她为何受伤,也只是被梨子草草几句话躲过去。


  这一住,便是小几月。



四.
  梨子家乱的不像话,外面的风言风语也随之而起,她还是不动声色的窝在这小院里,每日等待着千歌回来。


  今日有些不同,她是被人送回来的。梨子从来人手中接过千歌,不着痕迹的将人挡在门外,无视他不满的表情关上了门。


  “怎么天天吃还这么轻。”


  梨子将千歌放在床上,正欲起身打水替她洗漱,却被人从身后紧紧抱住,梨子偏过头,看着千歌埋在她颈间撒娇。


  她不禁扶额一笑,弧度不大,却比平日里板着脸还好看许多。


  可洗漱还是要的。


  梨子扣住千歌的肩,微微用力,手中触到的体温略高,千歌似是被弄疼了,哼了一声睁开眼,眸中水雾朦胧。


  “疼…”


  梨子弯下腰点了点她额头。


  “明早醒了,可别羞的躲起来。”



五.
  躲起来依千歌的性子自是不可能的,梨子看着她薄红的侧颊,默不作声。


  她在思考家中的事,和她们的以后,已经有了可以解决的法子,就没必要再坐以待毙了。


  “千歌,你把这镯子戴上。”


  “嗯?平白无故给我镯子做什么?我又不缺这东西。”


  “这镯子配你今天的衣裳我觉着好看。行了,你快去吧,早点回来。”


  梨子看着千歌的背影消失在巷子口,仆人进门提起了行装,老仆人站在她的身后,微低着头。


  “荷姑,你说我今日这一别,她会记恨我吗?”


  “小姐别多想了,千歌姑娘,兴许不是这样的人。”


  不,她是。


  “给她重新找个活路吧,别再去那风花场了,就当是……报答。她家里人欠下的债也还了吧,处理的干净点,别留祸端。”



六.
  小城说小也小,说大也大。


  时隔两年,千歌再没见过梨子,她也放下面子去她家找过,得到的是她不见客的回音,千歌捏紧拳头,仍存一丝希冀。


  可当人通知她工作已换,债务已净,她方才明了,她与梨子,已然没了关系。


  千歌坐在院里竹椅上,看着手上的银镯,左手无意识抚摸,做工精致的镯子带着岁月的痕迹,细细看还有一个凹下去的小坑。


  那是她去梨子家那天回来,在路边不小心摔的,人没事,像是这镯子帮她挡了灾。


  “梨子……我的心思…你当真不知道吗…?”


  门外传来巨大的敲门声,打断了千歌的沉思,她拿起手帕摁了摁泛红眼角,起身去开了门,门外的是丁司令的书记官。


  “千歌小姐,司令有请。”



七.
  千歌没想到,丁司令要她来的地方,竟是梨子家。往日梨子家灯火幽静,亭台楼阁错落有致,还是以前的官家做派。


  今日却不同,门扉大开,热闹满园,千歌站着,不想踏进半步。


  可分明是梨子不告而别,她又怕什么?


  “丁司令说的大礼…就是这人?”


  这个声音,是梨子。


  她着了件蜀绣袄裙,搭着雪白斗篷,妆容雅致,少有的胭脂色衣裳衬的她眉目都艳丽了几分,身后跟着群家仆,还有个十五六岁的洋装小姑娘。


  跟两年前一点没变。


  千歌听到这全然陌生的话,心凉了个底,她扯起嘴角,看向梨子,梨子目光平静,对她的似笑非笑毫不理睬。


  一群人拥簇向开宴处走去时,梨子不知怎的走到了她身后。


  “不想笑就别笑。”


  温热的气息扫过她耳畔,在她耳尖燃起了微弱的温度,千歌心猛的跳了一下,侧身躲开了梨子的触碰。


  梨子敛眸,收回手,又走回了队伍前方,她身后的洋裙女孩突然扭头瞪了千歌一眼。


  像个被抢了糖的小孩子。



八.
  这晚宴结束时,千歌都没能离开,梨子似乎真把她当礼物,硬是让她留在了这宅院里。


  梨子的房间很整洁,书画装点,熏着不知晓名字的香料,有些淡淡的莲味,小几上摆着盆开的正好的翠萼兰,桌案上是未完成的画,简单的几笔勾勒,皆是神韵。


  饶是千歌这不懂画的也看得出,这画的是她。


  “好看吗?”


  梨子推门进来,阻止了丫鬟的进入,反手关上门,解下厚重的斗篷。


  千歌咬咬唇,还是将困惑已久的问题问出口,“你之前,为什么要走?”


  “不走怎么解决家中的问题,还有你的欠债?”梨子在镜子前坐下,细细的揩去妆面,“不过这样说来…我就算你的新债主了。”


  千歌没说话,她抬眸看去


  “还在怨我?”千歌被梨子烛火下的眸子迷了眼,她眼中的温情太深沉,重的像是要把千歌这颗心都溺进去。


  千歌避开她的视线,“你留我在这,是想做什么?有话就说,没话我就走了。”
 

  梨子垂眸,拉着千歌坐在了床檐,“在你心里我已是这般不堪?许久未见,总得给我留个解释的机会。”她媳了烛火,屋子的光蓦然暗下来,一片寂静,就只剩了彼此间的呼吸声和窗外微弱的蝉鸣声。


  “那你说。”千歌将手从梨子的手中抽出来,抱胸不语,也不再去看她黑暗中明亮的眼。


  “家中先前出了内贼,图的是我这家主之位,他做事太过缜密,我便只能借着被他试图谋害之由,看看他想做什么,也好寻证据。”


  梨子顿了顿,才接着说道。


  “当初会遇着你实属意外,第一次见面时,我便已是记着你,二次见面,我是极欢喜的。我知晓你家中情况,帮你只是我想做,我也一直想去找你…可怕还有没揪出来的人,就只能每日听着丫鬟数你的行踪…”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莫名的无辜。


  “这就是你不告而别的理由…?你是真不懂还是装?我对你什么想法你不知道?”千歌开口,嗓音沙哑,“我自认风尘惯了,这不干净的想法是不肯说给你听的,我配不上你,我外面的男人一抓一把,想娶你的公子也不少。”


  “想离我远点,今日就不要把我留下。”


  视线天旋地转,头撞到床上却没有预料的疼痛,梨子的手垫在她的脑后,温柔的过分。


  “千歌,你这是作践谁?”


  带着撕咬意味的吻落下,血腥气弥漫在两人的唇齿间,千歌从挣扎转向了顺从,帐内一片旖旎,梨子的手顺着千歌小腿上滑,沿着旗袍的高开叉掐上了千歌腰身,又一路吻上她的锁骨,发泄似的咬了下去。


  “啊…”


  梨子的长发划过千歌肩头,鬓角濡湿,她收回手,又重重的亲了千歌一下。


  千歌挣不开她便只能偏过头,“你到底…”梨子把千歌搂进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千歌的背。


  “我心悦你,仅此而已。”


  “睡吧,晚安。”



九.
  千歌最后还是住在了梨子家,这才觉到梨子自小的生活是怎样的。书画博弈,古琴横笛,再加上日日要处理的账本事务,梨子就在这满是银杏树的院子里来回穿梭。千歌坐在院子里撑着头,透过书房半敞的窗子看她,梨子忽然招了招手。


  “千歌,识字吗?”


  千歌似是没想到梨子会问这个,挑眉摇了摇头,“一点吧,小时候学的了。”


  “那写字呢?”


  “也差不多,很久没动过笔了。”


  梨子拉过千歌,把搁在砚台旁的一支细毫塞进了千歌手里,“试试?我教你。”她握住千歌的手,提笔,一笔一划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好看的柳体,带着梨子特有的柔情与锋利。


  千歌在梨子怀抱中不自在的动了动,咫尺呼吸间都是梨子身上的莲子香,梨子一头长发因她晨起不住的纠缠千歌而绾成了精巧的桃花鬓,余下几缕搭在了千歌肩头,随着梨子的执笔搁笔晃动。


  “好看吗?”


  千歌一惊,蓦然回过神,才觉自己竟是看呆了,扭过头不肯说话,看着梨子再次提起笔,仍是端得好看。


  她抓着梨子衣袖,话语微颤,“梨子…我从未想过,与你这般好的人在一起…我配不得你,我不想我陷深了,你放我走行吗…”


  “千歌。”梨子打断了千歌少有的失态。


  “我从未想过心悦何人,不识情爱,做不来知人知趣,与这世道作乱繁华大梦作比,我自认不是个有趣的人,能得你,已是我之幸事。”


  “千歌,你记住,我是你的。”



十.
  时间久了,千歌的心结似乎也没那么重了,虽然还未接受梨子,倒也不会如以前排斥。


  于是这两日,梨子便发现千歌有了秘密,最近躲躲闪闪,不知在做什么,问伺候她的小丫鬟,得到的也只是个抿着嘴不说透的笑。


  她这几日忙的厉害,只得放下找寻答案,专心的处理事务,忙得颇有些晕头转向,直到丫鬟来请,都还有小半年账未动。


  丫鬟告知她千歌在房里等她后便离开,梨子只好一个人回了房,打开房门,却没见着千歌,四下窥看,才听到里屋传来低低的轻咳声。


  随即是婉转悠扬的琵琶音伴着侬语小调。


  “人间七月季  双鲤迢迢向谁去
  欲跋山涉水 欲生生皈依
  青山云难聚  残月消瘦尽
  是行风片雨  馈春秋无度洱海如今
  卿身侧处为吾倾…”


  梨子眼中的笑意一点点聚集,扩大,她快步走进里屋,千歌放下手中的琵琶,微笑着站在原地。
 
 
  “写词…我不太会,就翻了很多书也问了府里的夫子…如果你觉得不好的话…我就再改改…梨子,这个生辰礼物,你喜欢吗?”


  府里夫子教导的是梨子四岁的小侄女,也亏得千歌肯去问。


  “你的什么我不会喜欢呢。”


  竹影摇落,人影交错,但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十二.
  春去冬来,风停风动,千歌俨然成了梨子家第二个主子,宗族的人每次见着她,都是神情复杂,却说不出话来。


  千歌料想是梨子交代了什么,就连先前瞪了千歌一眼的洋裙小姑娘,梨子的三堂妹,也没再想着找她麻烦。


  千歌叩开书房的门,将刚出锅的糕点放在桌上,唤醒了正在小憩的梨子。梨子动了,却没睁眼,就着这个姿势抱紧了千歌的腰,轻蹭了下。


  “我再睡会儿……”


  千歌笑笑,正准备说话。门外响起了荷姑的声音,梨子不情愿的放开千歌,让她去开了门。


  荷姑送来的是封信,千歌看着梨子接过信,打开,心莫名慌乱起来,她有种预感,这信会打断她们安稳的生活。


  梨子放下信,脸色已然变白。


  “千歌,东边打起来了。”


  是了,本就是个乱世。小城十多年的安生让她忘了,这个年代战火纷飞,民生流离,这小城的烟柳画桥,薄雾浓云,怕是存不久了。


  “我们要…离开吗?”


  梨子打点的很快,第二天就遣散了府中所有的仆人,荷姑握着梨子的手,终只是说了句随缘便好,不必强求,千歌这才知道,她们的事,荷姑是一直知晓的。


  商铺也着手找了卖家,行装收拾的齐整,千歌披上梨子给她的披肩,在大门口向里看去。


  本该是遥不可及的庭院因这些年的共度变的熟知,一草一木皆是动人模样。银杏今年不知怎的忽结了果,千歌本说着做蜜饯,这一走,又不知多久才回得来。


  “千歌,走吧。”梨子掀起马车帘子,朝千歌伸出只手,“等战争结束了,我们还会回来的。”


  伴随着车夫的鞭声,马车踏上了未知的路,沿途皆是没见过的风景,千歌一颗慌乱的心在握紧梨子手的瞬间安稳下来,她靠在她的肩上,沉沉睡去。



十三.
  赶路的日子没有千歌料想的平静,流言四起,如同她们一起躲避战争的人不少,便只能盼着早日安顿下来,梨子显然也跟她想法相同,这几日皱眉的次数多了不少。


  梨子的身子娇养惯了,纵是吃得粗茶淡饭,可到底是书香门第出身,一夜就病了个彻底。


  千歌看着她苍白的脸和消瘦的身子心揪的疼,又念着找个好大夫,就只得加紧了赶路,所幸赶的及时,算是在梨子病加重前到了新的落脚处。


  与之前的小城不同,这里更加的安静,梧桐满城,更像个世外之地。梨子家新院和新铺子都安排在了这城里,梨子的病也在大夫的叮嘱和千歌的照顾下好起来,只是这一病伤了根,再不能同以前一样劳累不知时间。


  梨子还是每日处理事务,知了分寸,再不会耽误用食和就寝。千歌则在书院教起了小孩子,虽比不上梨子博学多才,也算得小有所成,不至于误人子弟就是。


  这日子过得也舒服,比起过往清贫了些,倒更让千歌安心,每日同邻家聊聊家常,散了学就挑了梨子爱吃的菜买,回家下厨。


  可战争还是打响了,炮声轰乱了千歌所有的心理防线。



十四.
  小城本该无事的,只是不知哪来的部队残党趁午夜进了城,为非作歹多日,险些占了这城。


  千歌那日出门,被其中几个军痞撞了一下,围了个转,她抬头,发现里面还有熟人,丁司令那个书记官。


  书记官也笑了,征战逃亡让他颓废不已,浑身戾气,他一把抓住千歌的手,像是宣告什么的好笑的新闻似的对同伴大声说道,“瞧瞧这是谁啊,这不是我们许久不见的交际花小姐吗?怎么?从良了?一个男人可以满足你了?”


  其他几个人哈哈大笑起来,没人敢靠近,没有人说什么伸张正义,乱世里,没有公正,没有王法,连一颗人心,都得藏的严严实实。


  所幸梨子带着家丁来得及时,书记官满不在意放开她的手,“千歌小姐,我们还会见面的。”


  梨子紧张的抱住她,上下检查着,千歌笑着说无事,却慌了心神,她总觉得,这个人不会罢休的。


  可再见这一日,来的太快了些。


  残军消息暴露,被另一支军队困在了这小城里,炮火点燃了宁静的小城,轰鸣声哭喊声随处可闻,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气味。


  千歌安置好书院的孩子们,看着街上残缺横陈的尸体忍不住干呕起来,她茫然的看着前方,无措起来。


  梨子...对,梨子呢?


  千歌猛然回神,向家里跑去,高跟鞋踩在破碎瓦片和弹片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又一颗炮弹轰来,落在了离千歌不远处,炸的她阵阵耳鸣,她脚步踉跄,还是不管不顾的跑向家中,高跟鞋被她丢在了路上,脚底被划了深口,石子砂砾深陷伤中,血肉模糊,动一下就钻心的疼。


  千歌已没了知觉,小小的宅院近在咫尺,可人再快,快不过炮弹。只一下,小院就夷为了平地。


  千歌一下红了眼,颤抖着扒开满地残骸,残留的火灼的她满手是伤,她就这么一下下的扒着废墟,炮声逐渐消失,街上的人多了起来,哭喊声更大了。


  千歌任由眼角泪水滑下,一双手伤痕累累,天空下起了雨,泪水雨水交织,她狼狈的坐在废墟上,手还在不停的摸索着。梨子早起时戏说要给她个惊喜时喜悦的神情历历在目。


  是嫁衣,梨子亲手绣的,夜起时,间隙时,她总会拿出来绣两针,见着千歌出来,便会冷静的藏起来,若非是千歌日日整理家中,还不一定发现的了,千歌现在都记得自己看到嫁衣时炽热的心情。


  就像现在的眼泪,烫的难受。


  “梨子…我知道你要给我什么…嫁衣是吗是嫁衣对吗?我看到了我早就看到了…梨子…”


  “梨子…你在哪啊梨子…”


  一片瓦片被雨水冲开滑下,露出了一块鲜红的颜色,千歌抹去脸上水痕,向那处跑去,是鲜红的嫁衣裙摆。


  她蹲在地上将嫁衣抱在怀里,泣不成声,邻家阿婆突然跑了过来,“千歌姑娘,你先别哭,你家姐不在这,她被那群半吊子军抓走了,在东城门那呢。”


  千歌跑到东城门时,东城门已经聚集了很多男人和痛哭的老人,残党抓的多是妇孺儿童,梨子赫然在列。


  她站在空地中间,站的笔直,衣裳整洁,仿佛是风烟弥漫中最后的净土。梨子看到千歌了,眉头紧锁,红了眼眶,也还是对她笑着。
书记官站在梨子旁边,手里拿着把刀子,显然也看到了千歌,千歌狼狈不堪的样子让他愉悦,他笑起来,朝着千歌的方向,一刀捅进了梨子的肩头,鲜血润湿了衣裳。


  千歌呼吸一滞,感觉天晕地旋,顿时跌坐在地,书记官冲旁边一挥手,几个士兵上来架住了她,嫁衣落在地上,沾满了灰尘和污水,还是好看的紧。


  泪水模糊了眼,她看不清梨子的模样,只看到鲜血的血蜿蜒而下,在地上溅起了血花,一刀又一刀,全扎在了千歌心上,鲜血淋漓。


  梨子闷哼的声音回响在她耳边,她闭上眼,又睁开眼,“梨子…”


  “梨子,我爱了你八年,我只是不敢说,我怕…我怕你不肯再要我了…”


  梨子还是笑着,身上是初见时那件藏青色袄裙,银丝大雁被血迹晕染,没了方年的灵动。


  时过境迁,这爱也浓重进了骨子里。


  喧闹声渐小,马蹄声阵阵传来,另一支军队攻进来了。架着千歌的士兵皆被俘虏,千歌冲过去抱住将要跌倒的梨子,梨子面色苍白如纸,颤抖着抹去了千歌眼角的泪水。


  她仅有残存的几分知觉,梨子虚睁开眼,勉强的笑了笑,“对不起…我失约了…”


  千歌哽咽着,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千歌…我看不到你…穿嫁衣的样子了…千歌…我们回家吧…”梨子的眼泪终于落下,落在千歌手上,一滴两滴,灼得千歌一抖。


  “千歌…我一直想问…你上次给我唱的…曲子…叫什么名字…?”


  “惊鸿…叫惊鸿…”


  “再给我…唱一遍吧…”


  “人间七月季 双鲤迢迢向谁去…欲跋山涉水 欲生生皈依……梨子…梨子…梨子你怎么舍得…你怎么舍得…”


  环抱着千歌的手垂下,虚搭在千歌腰上,就像往日午后共读,斜阳正好,玉树庭花,风吹过,吹得小桌上的书翻动起来,只是这双手的主人,再醒不过来。


  耳畔是兵荒马乱,有人哭有人笑,千歌抱着梨子,夕阳笼在她身上,蒙上万丈光辉,她抬起头,把梨子背在背上,踉跄的向前走去。


  “走吧,我们…回家。”


  终是成了未亡人。



十五.
  那年四月,晌午檐下。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这话是说什么的?”千歌在梨子膝上,捧着本杂记细细阅读。


  “讲的是洛神,怎么?”


  无事,只是觉得,像你罢了。



  Fin
  后记:写了最想写的剧情,结局是be,梨子死了。而最后的回忆,也是借鉴了一篇喜欢的文章,算是点题了。第一次尝试民国风的千梨,如果有不足之处还请多多指教,感谢阅读

惊鸿

池溱:

文/yc



一.
  这光晃的人眼睛生疼。


  千歌敛眸,斜靠在桌边拨弄着留声机,细长鞋跟轻磕着节点,雪青色描金旗袍紧裹腰身,长腿半露,惹得舞池边男女不住的看去。


  夜上海的调子悠扬,一身酒气的男人贴近她身后,粗鲁的吻在她的耳廓。


  她翻起白眼,转身挂上一贯的笑,钻进男人怀中,哄着男人喝下一杯又一杯的酒,酒水打湿了她的衣襟,媚笑也转做了冷笑,男人冲她不满的挥手。


  “怎么?还想我伺候你?”她眉头轻挑,已是懒于伪态,“要不是老板说钱多我…”下半句还没说完,便听到舞池一顿喧杂。


  一个袄裙女子突兀的出现在西洋舞会上,冲身后的家丁指了指她的方向,带走了醉醺的男人。


  她抬眼望去。


  逆着光,女子和她差不多高,似是半分表情都无,藏青袄裙上斜绣了三两只银丝大雁,在水晶灯下隐隐生辉。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梨子。



二.
  梨子在这半大不小的城里可谓是个新奇,外乡人问起这个,说书人总爱提几句她家往事。


  说起梨子打小也是锦衣玉食的官宦之家,怎料这世道变得快,家道中落成这般,便靠着这几间小铺子养家,倒还真被这梨子的兄长给做起来了,只是可惜去的早,不然这家怎么轮得到一个女人当家做主。


  说书人说的兴起,摇着扇子,长辫随着他的动作左右晃动,语调起伏颇有耻笑的意味,一旁的公子哥连连附和,诉起求亲未果的羞耻。
 

  千歌把杯中浊茶饮尽,拿起手包离开茶馆,无论如何想不通自己为何不去赚钱而来这听这所谓的说书。


  街上正是人多的时候,身后的小媳妇瞧见她,凑在一起细细碎语,千歌回过头扫一眼,便都噤了声。


  她在这长街上越走越远。


  千歌勾起一缕濡湿的额发,挑到耳后,手习惯性的理到颈下,却触了个空,这才想起,自那天起,长发已成了时新的梨花卷。


  她怔愣片刻,收回手,招来车夫,还是笑得风情模样。


  黄包车晃晃悠悠到了巷子深处的小院,千歌下了车,不经意间,却瞟着一个不该出现在这的人。


  梨子。



三.
  “嗯?伤好了?不看曹雪芹先生的书了?”


  千歌抱胸靠在门上,清晨的阳光照着她小半张脸,没了矫揉妩媚的样子,落在眼里便只剩惊艳。


  不愧是有名的交际花。


  梨子心想着,面上却还是没什么表情,她收起手里的藤草,从竹椅上站起。


  “总得出来晒晒太阳。”简短的作答。


  千歌端着饭菜出来,放在院里的石桌上。


  “在这吃吧,懒得进去了,热的很。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她端起碗,咬着筷子问道。


  梨子在刚才的位置坐下,认真的吃起饭来,秉着食不语的礼仪,任千歌怎么问都不愿说话。被烦的厉害了,就放下碗不肯再吃,千歌顾及着她的伤,就只得罢休不再纠缠。


  梨子是千歌那天在小巷带回来的,梨子坐在墙角,月白上衣被血濡湿了半边,所幸都是皮外伤,最严重的伤也只是左肩一处。


  千歌问过她为何受伤,也只是被梨子草草几句话躲过去。


  这一住,便是小几月。



四.
  梨子家乱的不像话,外面的风言风语也随之而起,她还是不动声色的窝在这小院里,每日等待着千歌回来。


  今日有些不同,她是被人送回来的。梨子从来人手中接过千歌,不着痕迹的将人挡在门外,无视他不满的表情关上了门。


  “怎么天天吃还这么轻。”


  梨子将千歌放在床上,正欲起身打水替她洗漱,却被人从身后紧紧抱住,梨子偏过头,看着千歌埋在她颈间撒娇。


  她不禁扶额一笑,弧度不大,却比平日里板着脸还好看许多。


  可洗漱还是要的。


  梨子扣住千歌的肩,微微用力,手中触到的体温略高,千歌似是被弄疼了,哼了一声睁开眼,眸中水雾朦胧。


  “疼…”


  梨子弯下腰点了点她额头。


  “明早醒了,可别羞的躲起来。”



五.
  躲起来依千歌的性子自是不可能的,梨子看着她薄红的侧颊,默不作声。


  她在思考家中的事,和她们的以后,已经有了可以解决的法子,就没必要再坐以待毙了。


  “千歌,你把这镯子戴上。”


  “嗯?平白无故给我镯子做什么?我又不缺这东西。”


  “这镯子配你今天的衣裳我觉着好看。行了,你快去吧,早点回来。”


  梨子看着千歌的背影消失在巷子口,仆人进门提起了行装,老仆人站在她的身后,微低着头。


  “荷姑,你说我今日这一别,她会记恨我吗?”


  “小姐别多想了,千歌姑娘,兴许不是这样的人。”


  不,她是。


  “给她重新找个活路吧,别再去那风花场了,就当是……报答。她家里人欠下的债也还了吧,处理的干净点,别留祸端。”



六.
  小城说小也小,说大也大。


  时隔两年,千歌再没见过梨子,她也放下面子去她家找过,得到的是她不见客的回音,千歌捏紧拳头,仍存一丝希冀。


  可当人通知她工作已换,债务已净,她方才明了,她与梨子,已然没了关系。


  千歌坐在院里竹椅上,看着手上的银镯,左手无意识抚摸,做工精致的镯子带着岁月的痕迹,细细看还有一个凹下去的小坑。


  那是她去梨子家那天回来,在路边不小心摔的,人没事,像是这镯子帮她挡了灾。


  “梨子……我的心思…你当真不知道吗…?”


  门外传来巨大的敲门声,打断了千歌的沉思,她拿起手帕摁了摁泛红眼角,起身去开了门,门外的是丁司令的书记官。


  “千歌小姐,司令有请。”



七.
  千歌没想到,丁司令要她来的地方,竟是梨子家。往日梨子家灯火幽静,亭台楼阁错落有致,还是以前的官家做派。


  今日却不同,门扉大开,热闹满园,千歌站着,不想踏进半步。


  可分明是梨子不告而别,她又怕什么?


  “丁司令说的大礼…就是这人?”


  这个声音,是梨子。


  她着了件蜀绣袄裙,搭着雪白斗篷,妆容雅致,少有的胭脂色衣裳衬的她眉目都艳丽了几分,身后跟着群家仆,还有个十五六岁的洋装小姑娘。


  跟两年前一点没变。


  千歌听到这全然陌生的话,心凉了个底,她扯起嘴角,看向梨子,梨子目光平静,对她的似笑非笑毫不理睬。


  一群人拥簇向开宴处走去时,梨子不知怎的走到了她身后。


  “不想笑就别笑。”


  温热的气息扫过她耳畔,在她耳尖燃起了微弱的温度,千歌心猛的跳了一下,侧身躲开了梨子的触碰。


  梨子敛眸,收回手,又走回了队伍前方,她身后的洋裙女孩突然扭头瞪了千歌一眼。


  像个被抢了糖的小孩子。



八.
  这晚宴结束时,千歌都没能离开,梨子似乎真把她当礼物,硬是让她留在了这宅院里。


  梨子的房间很整洁,书画装点,熏着不知晓名字的香料,有些淡淡的莲味,小几上摆着盆开的正好的翠萼兰,桌案上是未完成的画,简单的几笔勾勒,皆是神韵。


  饶是千歌这不懂画的也看得出,这画的是她。


  “好看吗?”


  梨子推门进来,阻止了丫鬟的进入,反手关上门,解下厚重的斗篷。


  千歌咬咬唇,还是将困惑已久的问题问出口,“你之前,为什么要走?”


  “不走怎么解决家中的问题,还有你的欠债?”梨子在镜子前坐下,细细的揩去妆面,“不过这样说来…我就算你的新债主了。”


  千歌没说话,她抬眸看去


  “还在怨我?”千歌被梨子烛火下的眸子迷了眼,她眼中的温情太深沉,重的像是要把千歌这颗心都溺进去。


  千歌避开她的视线,“你留我在这,是想做什么?有话就说,没话我就走了。”
 

  梨子垂眸,拉着千歌坐在了床檐,“在你心里我已是这般不堪?许久未见,总得给我留个解释的机会。”她媳了烛火,屋子的光蓦然暗下来,一片寂静,就只剩了彼此间的呼吸声和窗外微弱的蝉鸣声。


  “那你说。”千歌将手从梨子的手中抽出来,抱胸不语,也不再去看她黑暗中明亮的眼。


  “家中先前出了内贼,图的是我这家主之位,他做事太过缜密,我便只能借着被他试图谋害之由,看看他想做什么,也好寻证据。”


  梨子顿了顿,才接着说道。


  “当初会遇着你实属意外,第一次见面时,我便已是记着你,二次见面,我是极欢喜的。我知晓你家中情况,帮你只是我想做,我也一直想去找你…可怕还有没揪出来的人,就只能每日听着丫鬟数你的行踪…”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莫名的无辜。


  “这就是你不告而别的理由…?你是真不懂还是装?我对你什么想法你不知道?”千歌开口,嗓音沙哑,“我自认风尘惯了,这不干净的想法是不肯说给你听的,我配不上你,我外面的男人一抓一把,想娶你的公子也不少。”


  “想离我远点,今日就不要把我留下。”


  视线天旋地转,头撞到床上却没有预料的疼痛,梨子的手垫在她的脑后,温柔的过分。


  “千歌,你这是作践谁?”


  带着撕咬意味的吻落下,血腥气弥漫在两人的唇齿间,千歌从挣扎转向了顺从,帐内一片旖旎,梨子的手顺着千歌小腿上滑,沿着旗袍的高开叉掐上了千歌腰身,又一路吻上她的锁骨,发泄似的咬了下去。


  “啊…”


  梨子的长发划过千歌肩头,鬓角濡湿,她收回手,又重重的亲了千歌一下。


  千歌挣不开她便只能偏过头,“你到底…”梨子把千歌搂进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千歌的背。


  “我心悦你,仅此而已。”


  “睡吧,晚安。”



九.
  千歌最后还是住在了梨子家,这才觉到梨子自小的生活是怎样的。书画博弈,古琴横笛,再加上日日要处理的账本事务,梨子就在这满是银杏树的院子里来回穿梭。千歌坐在院子里撑着头,透过书房半敞的窗子看她,梨子忽然招了招手。


  “千歌,识字吗?”


  千歌似是没想到梨子会问这个,挑眉摇了摇头,“一点吧,小时候学的了。”


  “那写字呢?”


  “也差不多,很久没动过笔了。”


  梨子拉过千歌,把搁在砚台旁的一支细毫塞进了千歌手里,“试试?我教你。”她握住千歌的手,提笔,一笔一划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好看的柳体,带着梨子特有的柔情与锋利。


  千歌在梨子怀抱中不自在的动了动,咫尺呼吸间都是梨子身上的莲子香,梨子一头长发因她晨起不住的纠缠千歌而绾成了精巧的桃花鬓,余下几缕搭在了千歌肩头,随着梨子的执笔搁笔晃动。


  “好看吗?”


  千歌一惊,蓦然回过神,才觉自己竟是看呆了,扭过头不肯说话,看着梨子再次提起笔,仍是端得好看。


  她抓着梨子衣袖,话语微颤,“梨子…我从未想过,与你这般好的人在一起…我配不得你,我不想我陷深了,你放我走行吗…”


  “千歌。”梨子打断了千歌少有的失态。


  “我从未想过心悦何人,不识情爱,做不来知人知趣,与这世道作乱繁华大梦作比,我自认不是个有趣的人,能得你,已是我之幸事。”


  “千歌,你记住,我是你的。”



十.
  时间久了,千歌的心结似乎也没那么重了,虽然还未接受梨子,倒也不会如以前排斥。


  于是这两日,梨子便发现千歌有了秘密,最近躲躲闪闪,不知在做什么,问伺候她的小丫鬟,得到的也只是个抿着嘴不说透的笑。


  她这几日忙的厉害,只得放下找寻答案,专心的处理事务,忙得颇有些晕头转向,直到丫鬟来请,都还有小半年账未动。


  丫鬟告知她千歌在房里等她后便离开,梨子只好一个人回了房,打开房门,却没见着千歌,四下窥看,才听到里屋传来低低的轻咳声。


  随即是婉转悠扬的琵琶音伴着侬语小调。


  “人间七月季  双鲤迢迢向谁去
  欲跋山涉水 欲生生皈依
  青山云难聚  残月消瘦尽
  是行风片雨  馈春秋无度洱海如今
  卿身侧处为吾倾…”


  梨子眼中的笑意一点点聚集,扩大,她快步走进里屋,千歌放下手中的琵琶,微笑着站在原地。
 
 
  “写词…我不太会,就翻了很多书也问了府里的夫子…如果你觉得不好的话…我就再改改…梨子,这个生辰礼物,你喜欢吗?”


  府里夫子教导的是梨子四岁的小侄女,也亏得千歌肯去问。


  “你的什么我不会喜欢呢。”


  竹影摇落,人影交错,但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十二.
  春去冬来,风停风动,千歌俨然成了梨子家第二个主子,宗族的人每次见着她,都是神情复杂,却说不出话来。


  千歌料想是梨子交代了什么,就连先前瞪了千歌一眼的洋裙小姑娘,梨子的三堂妹,也没再想着找她麻烦。


  千歌叩开书房的门,将刚出锅的糕点放在桌上,唤醒了正在小憩的梨子。梨子动了,却没睁眼,就着这个姿势抱紧了千歌的腰,轻蹭了下。


  “我再睡会儿……”


  千歌笑笑,正准备说话。门外响起了荷姑的声音,梨子不情愿的放开千歌,让她去开了门。


  荷姑送来的是封信,千歌看着梨子接过信,打开,心莫名慌乱起来,她有种预感,这信会打断她们安稳的生活。


  梨子放下信,脸色已然变白。


  “千歌,东边打起来了。”


  是了,本就是个乱世。小城十多年的安生让她忘了,这个年代战火纷飞,民生流离,这小城的烟柳画桥,薄雾浓云,怕是存不久了。


  “我们要…离开吗?”


  梨子打点的很快,第二天就遣散了府中所有的仆人,荷姑握着梨子的手,终只是说了句随缘便好,不必强求,千歌这才知道,她们的事,荷姑是一直知晓的。


  商铺也着手找了卖家,行装收拾的齐整,千歌披上梨子给她的披肩,在大门口向里看去。


  本该是遥不可及的庭院因这些年的共度变的熟知,一草一木皆是动人模样。银杏今年不知怎的忽结了果,千歌本说着做蜜饯,这一走,又不知多久才回得来。


  “千歌,走吧。”梨子掀起马车帘子,朝千歌伸出只手,“等战争结束了,我们还会回来的。”


  伴随着车夫的鞭声,马车踏上了未知的路,沿途皆是没见过的风景,千歌一颗慌乱的心在握紧梨子手的瞬间安稳下来,她靠在她的肩上,沉沉睡去。



十三.
  赶路的日子没有千歌料想的平静,流言四起,如同她们一起躲避战争的人不少,便只能盼着早日安顿下来,梨子显然也跟她想法相同,这几日皱眉的次数多了不少。


  梨子的身子娇养惯了,纵是吃得粗茶淡饭,可到底是书香门第出身,一夜就病了个彻底。


  千歌看着她苍白的脸和消瘦的身子心揪的疼,又念着找个好大夫,就只得加紧了赶路,所幸赶的及时,算是在梨子病加重前到了新的落脚处。


  与之前的小城不同,这里更加的安静,梧桐满城,更像个世外之地。梨子家新院和新铺子都安排在了这城里,梨子的病也在大夫的叮嘱和千歌的照顾下好起来,只是这一病伤了根,再不能同以前一样劳累不知时间。


  梨子还是每日处理事务,知了分寸,再不会耽误用食和就寝。千歌则在书院教起了小孩子,虽比不上梨子博学多才,也算得小有所成,不至于误人子弟就是。


  这日子过得也舒服,比起过往清贫了些,倒更让千歌安心,每日同邻家聊聊家常,散了学就挑了梨子爱吃的菜买,回家下厨。


  可战争还是打响了,炮声轰乱了千歌所有的心理防线。



十四.
  小城本该无事的,只是不知哪来的部队残党趁午夜进了城,为非作歹多日,险些占了这城。


  千歌那日出门,被其中几个军痞撞了一下,围了个转,她抬头,发现里面还有熟人,丁司令那个书记官。


  书记官也笑了,征战逃亡让他颓废不已,浑身戾气,他一把抓住千歌的手,像是宣告什么的好笑的新闻似的对同伴大声说道,“瞧瞧这是谁啊,这不是我们许久不见的交际花小姐吗?怎么?从良了?一个男人可以满足你了?”


  其他几个人哈哈大笑起来,没人敢靠近,没有人说什么伸张正义,乱世里,没有公正,没有王法,连一颗人心,都得藏的严严实实。


  所幸梨子带着家丁来得及时,书记官满不在意放开她的手,“千歌小姐,我们还会见面的。”


  梨子紧张的抱住她,上下检查着,千歌笑着说无事,却慌了心神,她总觉得,这个人不会罢休的。


  可再见这一日,来的太快了些。


  残军消息暴露,被另一支军队困在了这小城里,炮火点燃了宁静的小城,轰鸣声哭喊声随处可闻,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气味。


  千歌安置好书院的孩子们,看着街上残缺横陈的尸体忍不住干呕起来,她茫然的看着前方,无措起来。


  梨子...对,梨子呢?


  千歌猛然回神,向家里跑去,高跟鞋踩在破碎瓦片和弹片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又一颗炮弹轰来,落在了离千歌不远处,炸的她阵阵耳鸣,她脚步踉跄,还是不管不顾的跑向家中,高跟鞋被她丢在了路上,脚底被划了深口,石子砂砾深陷伤中,血肉模糊,动一下就钻心的疼。


  千歌已没了知觉,小小的宅院近在咫尺,可人再快,快不过炮弹。只一下,小院就夷为了平地。


  千歌一下红了眼,颤抖着扒开满地残骸,残留的火灼的她满手是伤,她就这么一下下的扒着废墟,炮声逐渐消失,街上的人多了起来,哭喊声更大了。


  千歌任由眼角泪水滑下,一双手伤痕累累,天空下起了雨,泪水雨水交织,她狼狈的坐在废墟上,手还在不停的摸索着。梨子早起时戏说要给她个惊喜时喜悦的神情历历在目。


  是嫁衣,梨子亲手绣的,夜起时,间隙时,她总会拿出来绣两针,见着千歌出来,便会冷静的藏起来,若非是千歌日日整理家中,还不一定发现的了,千歌现在都记得自己看到嫁衣时炽热的心情。


  就像现在的眼泪,烫的难受。


  “梨子…我知道你要给我什么…嫁衣是吗是嫁衣对吗?我看到了我早就看到了…梨子…”


  “梨子…你在哪啊梨子…”


  一片瓦片被雨水冲开滑下,露出了一块鲜红的颜色,千歌抹去脸上水痕,向那处跑去,是鲜红的嫁衣裙摆。


  她蹲在地上将嫁衣抱在怀里,泣不成声,邻家阿婆突然跑了过来,“千歌姑娘,你先别哭,你家姐不在这,她被那群半吊子军抓走了,在东城门那呢。”


  千歌跑到东城门时,东城门已经聚集了很多男人和痛哭的老人,残党抓的多是妇孺儿童,梨子赫然在列。


  她站在空地中间,站的笔直,衣裳整洁,仿佛是风烟弥漫中最后的净土。梨子看到千歌了,眉头紧锁,红了眼眶,也还是对她笑着。
书记官站在梨子旁边,手里拿着把刀子,显然也看到了千歌,千歌狼狈不堪的样子让他愉悦,他笑起来,朝着千歌的方向,一刀捅进了梨子的肩头,鲜血润湿了衣裳。


  千歌呼吸一滞,感觉天晕地旋,顿时跌坐在地,书记官冲旁边一挥手,几个士兵上来架住了她,嫁衣落在地上,沾满了灰尘和污水,还是好看的紧。


  泪水模糊了眼,她看不清梨子的模样,只看到鲜血的血蜿蜒而下,在地上溅起了血花,一刀又一刀,全扎在了千歌心上,鲜血淋漓。


  梨子闷哼的声音回响在她耳边,她闭上眼,又睁开眼,“梨子…”


  “梨子,我爱了你八年,我只是不敢说,我怕…我怕你不肯再要我了…”


  梨子还是笑着,身上是初见时那件藏青色袄裙,银丝大雁被血迹晕染,没了方年的灵动。


  时过境迁,这爱也浓重进了骨子里。


  喧闹声渐小,马蹄声阵阵传来,另一支军队攻进来了。架着千歌的士兵皆被俘虏,千歌冲过去抱住将要跌倒的梨子,梨子面色苍白如纸,颤抖着抹去了千歌眼角的泪水。


  她仅有残存的几分知觉,梨子虚睁开眼,勉强的笑了笑,“对不起…我失约了…”


  千歌哽咽着,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千歌…我看不到你…穿嫁衣的样子了…千歌…我们回家吧…”梨子的眼泪终于落下,落在千歌手上,一滴两滴,灼得千歌一抖。


  “千歌…我一直想问…你上次给我唱的…曲子…叫什么名字…?”


  “惊鸿…叫惊鸿…”


  “再给我…唱一遍吧…”


  “人间七月季 双鲤迢迢向谁去…欲跋山涉水 欲生生皈依……梨子…梨子…梨子你怎么舍得…你怎么舍得…”


  环抱着千歌的手垂下,虚搭在千歌腰上,就像往日午后共读,斜阳正好,玉树庭花,风吹过,吹得小桌上的书翻动起来,只是这双手的主人,再醒不过来。


  耳畔是兵荒马乱,有人哭有人笑,千歌抱着梨子,夕阳笼在她身上,蒙上万丈光辉,她抬起头,把梨子背在背上,踉跄的向前走去。


  “走吧,我们…回家。”


  终是成了未亡人。



十五.
  那年四月,晌午檐下。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这话是说什么的?”千歌在梨子膝上,捧着本杂记细细阅读。


  “讲的是洛神,怎么?”


  无事,只是觉得,像你罢了。



  Fin
  后记:写了最想写的剧情,结局是be,梨子死了。而最后的回忆,也是借鉴了一篇喜欢的文章,算是点题了。第一次尝试民国风的千梨,如果有不足之处还请多多指教,感谢阅读